一个冷门之爱的归宿地。

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这座已经因战争侵蚀而面目全非的废墟。

这里是我们的苍穹要塞,一个被祭祀姐姐称之为“家”的地方。

 ——希望这里能成为,继你的故乡卡斯塔尼卡之后,第二心系的地方。

姐姐的声音萦绕在耳边。


在历史的记录中,因众神战争而长期忍受苦难的卡斯塔尼克人,热爱流浪的精神永恒地流淌在血液里。

我们将第一次独自旅行作为成年的象征,很少定居在同一个地方,更不存在“家”这个地方。

祭祀姐姐深知我叛逆的性格,从不强迫我待在苍穹要塞里,所以我一直在外面冒险,很少回到这里。

  

——我回来了。

我的声音在这空间里回荡许久,没有等来谁的回应。

瓦砾,尘埃,还有多年之后被时间磨灭的战后伤痕。

终于,这里只剩下我一个了呢。


没有了魔法的屏障,

没有了能量石的光芒,

没有了华丽的阶梯,

没有了宁静的后庭院。

这儿什么都没有了,寂静到让我屏住呼吸。

从屋顶缝隙里漏出的余晖,映射出许多年之前的场景,他出征前的当晚。

 

那个枪骑士背着他心爱的枪和盾,来向我道别。

我说,你走之前,我看看你练得如何。

拉开弓,红色的光束在手中渐渐显现,形成了箭矢的形状。

哪有正面朝敌人拉弓的,他笑起来,这样太好防了。

瞄准目标,光束凝聚成的箭矢仿佛一只嘶鸣的火鸟,没有迟疑地在刹那划破空气。

他理所当然地举起盾,箭矢触碰到盾的瞬间碎成了一粒粒光斑,他疑惑地从盾的后面探出头。

 

放下弓,我走到他的面前,轻抚了盾表面那道微小的划痕,

——会长大人对自己的亲弟弟真是不照顾,居然要把你送去加入联盟军。

我故作调侃他。

——这不是他的命令,是我自己要求去的。

他一本正经地说,表情里带着人类特有的坚定。

 ——真是无聊的正义感呢。

去对抗阿勒坤的大军,说这是去送死也不为过,他心里一定比我更清楚。


——战争结束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吧?

声音凝结在喉咙里,迟迟发不出来。

我用力地在脸上露出微笑,而事实上,我有些难受。

 

在那之后又怎么样了呢?

为数大半的同伴们加入巴其温联盟军,前往卡诺比亚前线对抗阿勒坤军团,其中也包括那个笨蛋枪骑士。

敌对的那群家伙趁战乱在暗处蠢蠢欲动,终于在那一天向我们的苍穹要塞发起了进攻。

负伤的会长大人把祭祀姐姐隐藏在贝利卡近郊的湖中。

这位背着双剑的领袖坚决地说,是时候要和他们做个了断,之后便带领剩下的同伴走入了战火和硝烟中。


在此之前,会长大人将身上唯一的传送卷轴交给我。

我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低头,望着卷轴上被他鲜血浸染的地方,仿佛开出了红色的蔷薇花,刺眼得让我想流泪。

——她,以及我那个傻弟弟,一定都不希望你死,所以我命令你,立刻离开这里,逃到没有战乱的地方去开始新生活,你是卡斯塔尼克人,天赋中强大的生存能力足够让你活下去。

——此时此刻,我被您放逐了,对吗?

——是的,你没有义务为这场战争送命,走吧,被放逐者。

然后我开始跑起来,扬起的灰尘肆意混入了眼泪中。

 

我一直在流浪,就和曾经一样。

建造在月之湖中央的波拉艾利奴,

日渐荒蛮的波波利恩,

有“沙漠明珠”之称的魔法之都尔雷曼西亚,

高铁堡垒一般的凯亚多勒,

我也到往过自己出生的故乡,那朵黑夜中的红玫瑰——卡斯塔尼卡。

我走得更远,离开时间更长,

但是我每踏出的一步,都在犹豫要不要转身回去。

 

有时候,我会来到那个时间静止的湖边,望着湖水里的高等精灵。

浅金色的长发在水中散落弥漫,蔚蓝的双眼紧闭着,

身上的法术袍在水里散发着魔法的光芒。

我依稀记得,曾经祭祀姐姐和会长大人以及其他伙伴并肩战胜了黄金迷宫里的暴君巴拉寇斯,会长大人用巴拉寇斯额头宝石里的精华为她制作了这件珍贵的法术袍。

姐姐却一直舍不得穿上,每当我问她理由,她都害羞地回答我说,

——这衣服颜色......好像嫁衣一般。

 

姐姐,你为什么不和会长大人一起去?

我不明白,你难道不害怕和他分开吗?

高等精灵没有回答我,她只是安静地沉睡着。

我想,她的心中一定落泪了。

可是,站在这里的我,又有什么资格这样问祭祀姐姐呢?

 

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只剩下守护这里了。

我们的苍穹要塞,已经从天空中陨落,不再洒下蔚蓝的光芒,

我无法再站在上面俯视到贝利卡城的全貌。

即使它已经成为一片废墟,也仍旧是我的家。


那位沉睡在贝利卡近郊的湖中精灵,一定还期望着有一天能回到这里。

那位背着双剑的人类领袖,一定不希望失去这座在他带领下,伙伴们一同建造起来的城堡。

那个思考回路永远一根筋的枪骑士,一定还妄想着在要塞的后庭院里对我说:“嘿,羊角女,一起去狩猎库莫斯吧,你攻我防。”然后露出爽朗的笑容。

那群永远吵吵闹闹的伙伴们,一定盼着凯旋之后继续聚在能量石旁边切磋技艺。

 

那么,我要守护这里。

第一次,最后一次,为了“家”而拿起武器。

连家都失去了,如果某一天,他们回来之后,一定会露出失望的表情。


永远流浪的卡斯塔尼克,生命中从来没有“家”。

但是,我意识到,家一直都存在着。

世上所有的事物都在不断地变化,不变等于死亡。

而我,将代替死亡成为永恒,永恒守护这里的卡斯塔尼克。


The Exiled Realm of Arborea

TERA  

Castanic

PHX:EVA

15年12月拍于磨山。

PS.因为是一边听着这首歌一边修完这套图的,很触景生情,TERA的原声找不到合适的而且AION的音乐非常棒,所以就借用过来了。

这套图的文案剧情是连接上一套水中高等精灵的图,相当于是上一套图的剧情补充,配合起来看会更加明白,虽然还有很多内容没写完整,也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


http://


评论
热度(3)

© 奈缇 | Powered by LOFTER